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今日关注 发表于  2019-01-11 08:28:50 18566字 ( 50/34930)

咋回事?权健砸重金欲做无罪辩护,律师却都不接这个案子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深圳船工号子 发表于  2019-01-14 10:20:27 61字 ( 0/7)

监管部门太监太多,如今为什么首先站出来的都是“局外人”,而不当局者???这是全体国人特别是监管者都首先必须思考的问题!!!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9-01-13 23:54:21 0字 ( 0/27)

法治周末微信公号消息,据1月7日北京日报客户端:创立于1995年的天狮集团,总部和权健都在天津武清区。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

法治周末微信公号消息,据1月7日北京日报客户端:创立于1995年的天狮集团,总部和权健都在天津武清区。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9-01-13 23:53:42 0字 ( 0/47)

致155人死亡!比权健更甚的“天狮”为何屹立不倒?

致155人死亡!比权健更甚的“天狮”为何屹立不倒?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次末站-淮安 发表于  2019-01-13 22:09:35 196字 ( 0/6)

中国企业有国际竞争力华为、三一,走出国门的企业寥寥无几。她的产品受国际友人的亲耐,拥有一定份额的国际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不容易,该珍惜!若是变通一下处理方法,换一种思维深思一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保叔塔 发表于  2019-01-13 22:07:10 31字 ( 0/2)

罗麦管理人曾申称,他们保健品内部只有总公司规定,没有法(律)!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金鼎大士 发表于  2019-01-13 20:57:12 24字 ( 0/87)

但凡国立医院能够医者仁心,权健之流岂可猖狂如斯!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9-01-13 12:36:02 0字 ( 0/14)

害人不浅!骗子公司太多!

害人不浅!骗子公司太多!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9-01-13 12:33:53 0字 ( 0/24)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严进宽出,买通走擦边球,部门间怕后台,互相推卸责任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严进宽出,买通走擦边球,部门间怕后台,互相推卸责任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9-01-13 12:32:01 0字 ( 0/9)

联合执法对骗子公司来说是噩梦??

联合执法对骗子公司来说是噩梦??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9-01-13 12:13:21 6字 ( 0/15)

混世魔王不少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创新特色 发表于  2019-01-13 09:09:03 20字 ( 0/36)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润中阿k讲古 发表于  2019-01-13 08:47:32 24字 ( 0/18)

疯狂的人物。疯狂的故事。疯狂的思维。疯狂的行为。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理殿隆 发表于  2019-01-13 01:00:48 44字 ( 0/37)

人心不足,贪得无厌,钱盗取越多,越迷失自我的能者;浊世浮心,倒挂、撕裂的社会,无耻之尤!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9-01-12 23:10:29 48字 ( 0/27)

世界上没有那么傻得律师为权健做无罪辩护,无论权健砸重金,砸重重金,聪明的律师也不会接这个案子--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以脑补脑 发表于  2019-01-12 20:26:23 0字 ( 0/28)

人为可控制的制度与法律不能坚实,失去利益的只将会是国家制度法律 与人民。

人为可控制的制度与法律不能坚实,失去利益的只将会是国家制度法律 与人民。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以脑补脑 发表于  2019-01-12 20:23:53 0字 ( 0/28)

确定得失,得与失双方利益变位,获得利益只在该有的补偿。而人为控制的制度不能坚实,执行公证人如有为私或无能地利益他方转嫁,那受害者永远是受害者。

确定得失,得与失双方利益变位,获得利益只在该有的补偿。而人为控制的制度不能坚实,执行公证人如有为私或无能地利益他方转嫁,那受害者永远是受害者。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以脑补脑 发表于  2019-01-12 20:20:22 0字 ( 0/32)

关系社会,关系拉动能改变一切,钱权人为力动能掩盖一切,事实的制度与法律被言有虚设, 正会是一些握制度权人无能与为私腐败所致。

关系社会,关系拉动能改变一切,钱权人为力动能掩盖一切,事实的制度与法律被言有虚设, 正会是一些握制度权人无能与为私腐败所致。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A898 发表于  2019-01-12 19:45:45 40字 ( 0/33)

广东叶氏药业,也是卖保健品的,虚假宣传,诈骗,连环下套,我被骗了3万多,投诉没用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xsynrdgx 发表于  2019-01-12 17:04:21 12字 ( 0/24)

律师都怕,说明的恰恰相反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秋雨舞春风 发表于  2019-01-12 14:58:27 39字 ( 0/35)

律师“都”不接这个案子,那他一定不是一个称职的律师!律师要为当事人和法律负责。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圈惗圈 发表于  2019-01-12 12:30:03 245字 ( 0/41)

权健犹如“”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抖音,不管是生活起居还是出行都在无时无刻都在万玩抖音,那么这个权健随之应运而生,一系列的问题铺面迎来,让人深思熟虑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直说不怕鬼 发表于  2019-01-12 12:11:02 64字 ( 0/63)

南有无限极,北有权健,這些保健品公司已经存在几十年了这些神奇的产品已经在许许多多的所谓直銷已经变成神圣天方,是病必治是病必神了,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01-12 11:32:31 71字 ( 0/23)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与感悟:人是要有点法律常识的!事关国法公正,岂是“砸重金”可以“摆平”?????(权健砸重金欲做无罪辩护)[福尔摩斯]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绿朵子 发表于  2019-01-12 11:28:58 27字 ( 0/59)

云之剑客的微博,找崔永元老师报道一下,问题就能解决了。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民主法治社会公正和谐 发表于  2019-01-12 10:59:21 18字 ( 0/87)

律师没有特别赦免权,说明距法治还遥远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皓月千里345957 发表于  2019-01-12 09:54:19 4084字 ( 0/50)

国家对直销和传销的相关法律法规: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王煜阳 发表于  2019-01-12 09:50:55 44字 ( 0/51)

大多数发展快的直销企业,往往借助了传销的手法,是传销披了一层合法的外衣,社会危害性更大。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岳阳鱼贩 发表于  2019-01-11 22:15:35 14字 ( 0/28)

浑水摸鱼而已,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水确实浑。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爱我中华n 发表于  2019-01-11 21:48:57 0字 ( 0/51)

我知道广东中山也有专骗老人家的组织

我知道广东中山也有专骗老人家的组织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布拉格牧羊人 发表于  2019-01-11 21:26:25 10字 ( 0/78)

天津天狮是害人的传销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9-01-11 20:50:34 0字 ( 0/51)

去年的忽悠老人家的假保健品也是一样的打击

去年的忽悠老人家的假保健品也是一样的打击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听松风77 发表于  2019-01-11 19:40:52 10字 ( 0/142)

天狮不倒 法治难彰!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阮小俊 发表于  2019-01-11 18:25:05 0字 ( 0/75)

权健一案,律师们都不愿接案,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我们的民主与法制的真实现状!泠眼细观世界,笑骂指点江山! ​​​​

权健一案,律师们都不愿接案,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我们的民主与法制的真实现状!泠眼细观世界,笑骂指点江山! ​​​​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大自然自然 发表于  2019-01-11 16:46:26 20字 ( 0/63)

投机取巧,不劳而获,是每个人内心的恶魔。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哦嘛米嘛米吽 发表于  2019-01-11 16:39:08 25字 ( 0/49)

想用钱摆平?那你试试?律师总不能将黑的说成白的吧。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青草碧绿 发表于  2019-01-11 16:32:05 52字 ( 0/60)

借《直销经营许可证》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嘚呃..坚决的一律吊销其证!--- 免得传销者叫嚣:合法传销?!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adgetuo 发表于  2019-01-11 15:33:24 28字 ( 0/243)

无限极也是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为什么国家不去调查调查呀?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9-01-11 14:19:15 70字 ( 0/64)

深化改革开放,须当严明法治,以保社会安宁,以达经济繁荣,但凡违法犯罪,一律严惩不贷,权健涉罪违法,意图无罪辩护,砸重金聘律师,哪个律师能接?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9-01-11 14:05:58 70字 ( 0/65)

深化改革开放,须当严明法治,以保社会安宁,以达经济繁荣,但凡违法犯罪,一律严惩不贷,权健涉罪违法,意图无罪辩护,砸重金聘律师,哪个律师能接?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余青山 发表于  2019-01-11 13:59:32 29字 ( 0/95)

权健的罪行罪恶是明摆着的,谁愿意做无罪辩护谁就是指鹿为马!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确认密码无误 发表于  2019-01-11 13:13:19 28字 ( 0/53)

说明律师脑子里水少了,2018世界杯在线投注时代,挣的钱还不够名声败坏的。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19-01-11 12:32:17 68字 ( 0/119)

有人说:多行不义必自毙!还有人说,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还有人说:正义只会迟到,不会缺席。无论如何,想赚钱,想发财,想发展,走正道是根本。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9-01-11 18:40:32 27字 ( 0/63)

为什么不能做到行不义则自毙?正义能不能做到不迟到?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杰说,官方通报里说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而由于权健目前是以单位的形式被警方立案,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经纬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后发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日已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根据2017年修订的《直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指出,申请成为直销企业,应当具备的条件包括,投资者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在提出申请前连续5年没有重大违法经营记录;外国投资者还应当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8000万元;依照本条例规定在指定银行足额缴纳了保证金;依照规定建立了信息报备和披露制度。

  对此,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表示,直销牌照的审批资质要求非常松,没有硬性的、技术性的门槛和要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印波说,“即便有直销牌照,如果实质上是拉人头取费,非单纯的团队计酬,依然要作为犯罪处理。直销牌照不是传销犯罪的挡箭牌。”

  “把直销演绎成传销的企业不单单只有权健一家,”迟芬芳说,“目前的直销企业都在纷纷走向传销的模式。”

  “近亲繁殖”下的天狮能否安然无恙?

  中新经纬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权健之外,天津本地还存在金士力、康婷、尚赫等多家直销企业,其中,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曾效力的天津天狮集团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而在这次风波中,天狮集团又能否全身而退?

  天狮核心产品 来源:天狮官网

  在媒体报道中,天狮集团的董事长李金元日常行事非常高调,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第32位。2015年,他曾带着6400多人同游法国,花费1300万欧元,包下140多家宾馆4760多个房间、146部短途大巴。在游行的队伍中,李金元乘坐吉普车“检阅”员工列队,70多辆二战古董车跟随。

  亮眼的高额利润背后是无数人在“含泪买单”。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2018年12月,江苏南通市警方历经5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一举捣毁6个假冒“天津天狮”的传销团伙。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天狮的飞速发展,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企中高居第三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此次权健事件发生后,天津市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监管委会同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等10部门从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中闻律所合伙人王维维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运动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却可能难以落到实处。他认为,天津市更应该将整治力量集中调查本地有巨大争议的直销企业及其他传销组织上。

  “重审批,轻监管”的弊端显露

  除了权健、天狮外,还有一些大本营不在天津的直销机构依旧生龙活虎。根据欧睿数据,2017年保健品行业CR5占比为19.8%:其中无限极(6.3%)市占率领先。

  无限极公司大厅 来源:无限极官网

  有网友开玩笑说:“北有权健、南有无限极:要帮秦始皇长生不老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夸大宣传和传销行为在保健品行业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介绍,当前我国城乡居民保健类消费支出正以15%-30%的速度增长,远高于发达国家13%的增长速度,这为国内保健品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他认为,我国保健品行业发展的时间比较短,我国企业还处于推动为主的发展过程之中,对于品牌包装的重视程度比较弱,因此大家更在意怎么更快的获得经济效益,很少在意品牌的打造。

  而在王维维看来,不仅仅是保健品行业,整个食品药品大类的监管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是我国对保健食品管理“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思路造成的。他说,现实情况是国家通过制定重重标准把关,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审批和取得资质上,而企业一旦得到“入场券”,反而有所懈怠,产品的质量问题、疗效问题、虚假宣传问题自然随之而来。因此,要想根治保健品监管难的顽疾,“重审批,轻监管”的局面必须被彻底打破。(中新经纬APP) (高晓锳)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9-01-11 11:11:08 26字 ( 0/61)

赚足了老百姓的黑心钱,有底气花大钱请律师做无罪辩护?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北京某律所律师对中新经纬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权健帝国”三宗罪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园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朋友圈,文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周洋”的患癌女孩起初在正常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因家人听信了权健宣传,改用权健产品治疗后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离世。

  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此事,已责成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元旦,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罪进行了立案侦查。7天后,权健董事长束某某等18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中闻律所合伙人迟芬芳对中新经纬说,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犯罪;二是虚假宣传、夸大疗效,涉嫌虚假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消费者,涉及非法行医罪。但具体裁定还要看审判后决定。